兰白

开心过一生 为爱 傻到永远

挽歌

林墨含:诗歌与失人:

当所有发声的事物都归于沉寂

鸡鸣狗吠,姑娘们的笑语

还有那秋风里呜咽的河流

都在我的身后离去

遥远如幻影,坠落如死灵

唉,人们为何只替落叶哀叹

你在远处诞生

在季节更替的缝隙间死去

而迟迟未到的

不过是在残阳的云暮里越胀越大

却从不曾看清的背影

是如水的姑娘

还是白头的少年

是谁在亘古的荒凉里

来了,却又去了


©林墨含

2012年10月于长沙岳麓山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兰白林墨含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MC_Choi林墨含 转载了此文字